020-39388591    18675872398
旅游市場動態

我叫mt4刺客幻兽:旅游“夜經濟”面臨供需失衡難題

發布日期:2019-03-22

我叫mt460本 www.fjbau.icu 市場需求激增,企業卻供給不足,被稱為黃金4小時的旅游夜經濟面臨供需失衡難題。3月14日,中國旅游研究院聯合多個部門和機構發布了夜間旅游系列研究報告。報告顯示,僅今年春節期間,夜間消費占消費總額比重就接近三成,而夜游消費又占了夜間消費的三成。不過,目前我國夜間旅游供給仍明顯存在供不應求及供需不匹配等問題。業內普遍認為,之所以各企業、景區對于夜游產品的投入相對謹慎,主要是因為夜游安全、照明設施等基礎設施、機制保障投入相對較高,但客流、收入卻不如日間旅游穩定,而且還受限于目的地的軟硬件基礎條件,因此多數企業在該領域產品開發節奏相對較慢。

旅游“夜經濟”面臨供需失衡難題

方興未艾

“專項調查數據表明,當前我國游客夜間旅游參與度高、消費旺,九成左右游客有夜間體驗的經歷。”中國旅游研究院院長戴斌表示,近年來,夜間旅游消費數據保持著穩步增長態勢。

據中國旅游研究院旅游經濟實驗室助理研究員張佳儀介紹,數據顯示,僅2019年春節假期期間,國內夜間消費的總額、筆數就分別占到了總消費的28.5%、25.7%,而在夜間消費中,夜間旅游消費占比又達到了約三成,“夜間旅游已成為旅游目的地夜間消費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張佳儀告訴北京商報記者,現階段,我國游客國內旅游的平均時長在3天左右,人均停留時間為2.03晚,隨著旅游消費需求日趨多元,夜游已經開始逐步釋放頗為“可觀”的市場潛力。

實際上,夜間旅游的概念在國內興起時間不長。中國旅游研究所夜間旅游課題組成員趙一靜介紹,狹義來看,游客利用18:00以后的閑暇時間在目的地進行體驗活動都可以稱作夜間旅游。而戴斌則進一步表示,目前行業內普遍形成了“黃金四小時”這一對夜間旅游時段的認知,即每日18:00-22:00,“對于越來越多追求異地生活方式深度體驗的游客而言,這一時段其實已經成為了他們旅游消費的高峰期。”戴斌表示。

“具體來說,夜間旅游主要是夜景觀光旅游、夜間節事旅游、夜間文化藝術休閑游、夜間演藝體驗游、街區夜游、景區夜游六種。”趙一靜直言,調研結果顯示,夜間旅游的發展能夠有效推動目的地延長游客停留時間、刺激當地旅游消費、活化商圈。雖然旅游業對于夜間旅游前景整體都頗為樂觀,但報告也提出,目前夜間旅游存在供給不足、供需不匹配等問題,夜間旅游尚處于市場導入期和產業培育期。

供給缺位

“有71%以上的受訪企業預計,未來我國的夜間旅游市場需求將持續旺盛。”張佳儀介紹,但在此背景下,供給端參與調研的657家旅游企業中,72.99%的旅游企業提供的夜游產品品類僅占全部旅游產品的30%以下,還有79.24%的旅游企業夜游產品收入占企業總收入比重不足30%。

報告進一步提出,專項調查數據顯示,參與調研的旅游企業中,夜游產品投資規模在5%以下的企業占比23%,投資規模在6%-10%的企業占比28%,投資規模在10%-20%的企業占比26%,投資規模超過30%的企業占22%。其中,分別有超過三成的企業選擇了更“穩妥”的投資方式,即有30.7%的受訪企業更傾向于與政府合作投資夜間旅游產品,有32.6%的企業愿意與國內其他企業合作投資,這兩項占比遠超愿意獨資的企業比例。對此,有專家直言,可見,旅游企業整體對于夜間旅游產品的投入還是相對謹慎的。

“從夜游產品的供給側角度看,現階段,我國旅游企業的夜游領域投資、產品供給數量和盈利水平等均較白天旅游產品有很大差距。”張佳儀告訴北京商報記者。中國旅游研究院副研究員吳麗云提出,雖然現在我國已經有不少企業開始入局夜間旅游市場,開發了一些相對成熟的夜市街區、夜間演藝等產品,但是當期市場上還缺少對于目的地城市的綜合性夜游產品的打造。“市面上已有的夜間旅游產品往往是單體形式的,不成系列、沒有形成綜合效應,對當地消費和市場的帶動作用也就相對有限,整體占當地旅游市場規模也就很難與日間產品‘抗衡’。”吳麗云直言。

尚處謹慎期

在張佳儀看來,之所以旅游企業看好卻又遲遲不肯大舉進軍夜游市場,與夜間旅游本身市場規模、客流不夠穩定有密切關系,“這一新興業態正處于起步階段,而且,目前我國各地能夠支撐夜游的軟硬件基礎有著明顯的差距,夜間旅游產品的開發又十分受目的地城市基礎條件限制,所以旅游企業投資普遍相對謹慎。”張佳儀表示,現在,市面上大量夜間旅游產品供給并非旅游企業提供的,比如在目的地就餐、看電影、去劇院等,而這些服務設施主要是面對包括當地居民在內的更廣闊消費群體的。

報告也提出,目前夜間旅游消費的發展也受制于安全、交通等因素的限制。數據顯示,49.4%的受訪者認為夜間旅游安全問題是夜游消費的痛點;38.8%的人認為,由于白天行程安排相對較滿,旅游產品普遍對白天、夜間行程安排不均衡,因此,為更好地休息、優先保障日間旅游只能犧牲夜間旅游?;褂?5.8%的受訪者認為交通不便也是限制夜游消費發展的主要因素。

“不過,整體來看,未來夜間旅游還是有著明確的投資熱點,有25.6%的受訪企業愿意投資休閑設施和休閑氛圍相關的產品,有22.5%的企業希望側重于美食和夜市,還有21.2%和18.4%的企業想要投資夜間體驗活動和夜間表演/演藝。”張佳儀表示。

戴斌認為,加快投資研發產業鏈,是緩解夜間旅游供需矛盾的有效途徑,“景觀之上是生活,不能一提及夜間旅游就直指山水實景演出和大型主題公園,應在充分挖掘本地居民的夜間休閑資源、場所和項目的基礎上,讓游客參與進來,擴大消費基礎。像蘇州的評彈表演、北京的老舍茶館、上海的彩虹合唱團、東北二人轉等,都可以為游客所共享。”
北京商報 蔣夢惟

上一篇:房地產轉型文旅之痛如何化解

下一篇:國內首個5G+主題樂園將誕生:5G萬億新市場,文旅企業能搶到多少?


?
旅游“夜經濟”面臨供需失衡難題

市場需求激增,企業卻供給不足,被稱為黃金4小時的旅游夜經濟面臨供需失衡難題。3月14日,中國旅游研究院聯合多個部門和機構發布了夜間旅游系列研究報告。報告顯示,僅今年春節期間,夜間消費占消費總額比重就接近三成,而夜游消費又占了夜間消費的三成。不過,目前我國夜間旅游供給仍明顯存在供不應求及供需不匹配等問題。業內普遍認為,之所以各企業、景區對于夜游產品的投入相對謹慎,主要是因為夜游安全、照明設施等基礎設施、機制保障投入相對較高,但客流、收入卻不如日間旅游穩定,而且還受限于目的地的軟硬件基礎條件,因此多數企業在該領域產品開發節奏相對較慢。

旅游“夜經濟”面臨供需失衡難題

方興未艾

“專項調查數據表明,當前我國游客夜間旅游參與度高、消費旺,九成左右游客有夜間體驗的經歷。”中國旅游研究院院長戴斌表示,近年來,夜間旅游消費數據保持著穩步增長態勢。

據中國旅游研究院旅游經濟實驗室助理研究員張佳儀介紹,數據顯示,僅2019年春節假期期間,國內夜間消費的總額、筆數就分別占到了總消費的28.5%、25.7%,而在夜間消費中,夜間旅游消費占比又達到了約三成,“夜間旅游已成為旅游目的地夜間消費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張佳儀告訴北京商報記者,現階段,我國游客國內旅游的平均時長在3天左右,人均停留時間為2.03晚,隨著旅游消費需求日趨多元,夜游已經開始逐步釋放頗為“可觀”的市場潛力。

實際上,夜間旅游的概念在國內興起時間不長。中國旅游研究所夜間旅游課題組成員趙一靜介紹,狹義來看,游客利用18:00以后的閑暇時間在目的地進行體驗活動都可以稱作夜間旅游。而戴斌則進一步表示,目前行業內普遍形成了“黃金四小時”這一對夜間旅游時段的認知,即每日18:00-22:00,“對于越來越多追求異地生活方式深度體驗的游客而言,這一時段其實已經成為了他們旅游消費的高峰期。”戴斌表示。

“具體來說,夜間旅游主要是夜景觀光旅游、夜間節事旅游、夜間文化藝術休閑游、夜間演藝體驗游、街區夜游、景區夜游六種。”趙一靜直言,調研結果顯示,夜間旅游的發展能夠有效推動目的地延長游客停留時間、刺激當地旅游消費、活化商圈。雖然旅游業對于夜間旅游前景整體都頗為樂觀,但報告也提出,目前夜間旅游存在供給不足、供需不匹配等問題,夜間旅游尚處于市場導入期和產業培育期。

供給缺位

“有71%以上的受訪企業預計,未來我國的夜間旅游市場需求將持續旺盛。”張佳儀介紹,但在此背景下,供給端參與調研的657家旅游企業中,72.99%的旅游企業提供的夜游產品品類僅占全部旅游產品的30%以下,還有79.24%的旅游企業夜游產品收入占企業總收入比重不足30%。

報告進一步提出,專項調查數據顯示,參與調研的旅游企業中,夜游產品投資規模在5%以下的企業占比23%,投資規模在6%-10%的企業占比28%,投資規模在10%-20%的企業占比26%,投資規模超過30%的企業占22%。其中,分別有超過三成的企業選擇了更“穩妥”的投資方式,即有30.7%的受訪企業更傾向于與政府合作投資夜間旅游產品,有32.6%的企業愿意與國內其他企業合作投資,這兩項占比遠超愿意獨資的企業比例。對此,有專家直言,可見,旅游企業整體對于夜間旅游產品的投入還是相對謹慎的。

“從夜游產品的供給側角度看,現階段,我國旅游企業的夜游領域投資、產品供給數量和盈利水平等均較白天旅游產品有很大差距。”張佳儀告訴北京商報記者。中國旅游研究院副研究員吳麗云提出,雖然現在我國已經有不少企業開始入局夜間旅游市場,開發了一些相對成熟的夜市街區、夜間演藝等產品,但是當期市場上還缺少對于目的地城市的綜合性夜游產品的打造。“市面上已有的夜間旅游產品往往是單體形式的,不成系列、沒有形成綜合效應,對當地消費和市場的帶動作用也就相對有限,整體占當地旅游市場規模也就很難與日間產品‘抗衡’。”吳麗云直言。

尚處謹慎期

在張佳儀看來,之所以旅游企業看好卻又遲遲不肯大舉進軍夜游市場,與夜間旅游本身市場規模、客流不夠穩定有密切關系,“這一新興業態正處于起步階段,而且,目前我國各地能夠支撐夜游的軟硬件基礎有著明顯的差距,夜間旅游產品的開發又十分受目的地城市基礎條件限制,所以旅游企業投資普遍相對謹慎。”張佳儀表示,現在,市面上大量夜間旅游產品供給并非旅游企業提供的,比如在目的地就餐、看電影、去劇院等,而這些服務設施主要是面對包括當地居民在內的更廣闊消費群體的。

報告也提出,目前夜間旅游消費的發展也受制于安全、交通等因素的限制。數據顯示,49.4%的受訪者認為夜間旅游安全問題是夜游消費的痛點;38.8%的人認為,由于白天行程安排相對較滿,旅游產品普遍對白天、夜間行程安排不均衡,因此,為更好地休息、優先保障日間旅游只能犧牲夜間旅游?;褂?5.8%的受訪者認為交通不便也是限制夜游消費發展的主要因素。

“不過,整體來看,未來夜間旅游還是有著明確的投資熱點,有25.6%的受訪企業愿意投資休閑設施和休閑氛圍相關的產品,有22.5%的企業希望側重于美食和夜市,還有21.2%和18.4%的企業想要投資夜間體驗活動和夜間表演/演藝。”張佳儀表示。

戴斌認為,加快投資研發產業鏈,是緩解夜間旅游供需矛盾的有效途徑,“景觀之上是生活,不能一提及夜間旅游就直指山水實景演出和大型主題公園,應在充分挖掘本地居民的夜間休閑資源、場所和項目的基礎上,讓游客參與進來,擴大消費基礎。像蘇州的評彈表演、北京的老舍茶館、上海的彩虹合唱團、東北二人轉等,都可以為游客所共享。”
北京商報 蔣夢惟

  • 上一篇:房地產轉型文旅之痛如何化解
  • 下一篇:國內首個5G+主題樂園將誕生:5G萬億新市場,文旅企業能搶到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