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39388591    18675872398
旅游市場動態

我叫mt4坐骑礼包:“雪鄉宰客”發酵:冰雪旅游“風口”滑坡 雪鄉旅游癥結如何解決

發布日期:2018-01-05
  “雪鄉宰客”發酵:冰雪旅游“風口”滑坡  供需失衡
  近日不斷發酵的“雪鄉宰客”事件,使得熱度不斷攀升的冰雪旅游備受關注。
  人民網輿情監測室發布的《中國冰雪旅游競爭力大數據報告》提到,當前我國冰雪旅游迎來歷史性發展機遇。2022年冬奧會申辦成功,引爆中國“冰雪”經濟發展商機。
  不過,產業“風口”之下,冰雪旅游卻出現消費爭議遭遇滑坡,這背后的原因何在?中國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楊彥峰分析稱,“雪鄉”屬于典型的觀光旅游,部分商家存在“沒有回頭客”、“宰一刀就走”的心態。只有從本質跟上消費升級的步伐,倒逼景區改善供給,從商家心態、供給設施、替代景區、反饋機制等方面入手,才能從整體破除供需不平衡的“天花板”。

雪鄉宰客事件不斷發酵

  冰雪旅游風口迎爭議
  黑龍江省大海林林業局雙峰林場素有“中國雪鄉”之稱。然而,2017年12月29日,一篇《雪鄉的雪再白也掩蓋不掉純黑的人心!別再去雪鄉了!》的文章卻曝出雪鄉酒店宰客的現象。
  文章還截取了其他游客在馬蜂窩、攜程等網站上對該農家院及雪鄉旅游遭遇的圖片,提到店家態度惡劣;消費過高,一桶泡面60塊錢、一盤炒肉288元等問題。
  據人民網-黑龍江頻道報道,該景區主管部門黑龍江大海林重點國有林管理局旅游局于1月4日公布:已對涉事旅館業主處以59360元的經濟處罰,責令停業整頓。同時將其列入不誠信家庭旅館“黑名單”。
  一石激起千層浪。隨著該事件的發酵,也引發人們對冰雪旅游經濟的種種熱議。
  事實上,該事件持續攀升的熱度和行業的發展密不可分。中國旅游研究院最新研究成果顯示,2016~2017年冰雪季,我國冰雪旅游市場規模達到1.7億人次,冰雪旅游收入約合2700億元。
  此外,途牛旅游網預訂數據顯示,冰雪觀光成為冰雪旅游的主要類型,冰雪觀光人數占我國國內冰雪旅游總人數的72.4%。
  對于東北地區而言,由于具備自然區位優勢,也分羹較大市場。中國旅游研究院和途牛旅游網聯合發布《中國冰雪旅游消費大數據報告(2018)》顯示,冰雪旅游已占據東北地區眾多城市全年旅游市場的一半份額。

  維護不好 消費熱點會轉移
  即便前景如此廣闊,但冰雪旅游經濟中存在的問題也不少。
  1月4日,記者以方圓2公里為標尺在螞蜂窩搜索雪鄉附近住宿。其中位于主要景區二浪河風景區的共有66家,位于雙峰林場的共有48家,位于雪韻大街的共有48家,位于雪鄉影視城的共有48家。
  不過,看似數目較多,但雪鄉附近的酒店和旅館還是存在價格參差不齊、高價旅社較多的局面。
  以中國雪鄉官網推薦的一家家庭旅店為例,其1月4日的房價最低為576元,最高為1570元。五種房型只剩房價為780元的雙人標間可預定。春節期間,最高房價達3100元。
  楊彥峰稱,“雪鄉”屬于典型的觀光游,在旅游旺季游客蜂擁而來,商家也想借此機會“投機”,游客和目的地之間逐漸形成“博弈”關系,部分商家存在“沒有回頭客”、“宰一刀就走”的心態。
  大海林重點國有林管理局官網此前發文稱,對于黑龍江而言,雪鄉的游客接待是有天花板的:一方面要實現雪鄉的業態升級;另一方面要打造更多“雪鄉”。
  楊彥峰也提到,冰雪旅游也有獨特的地區IP特征,維護不好消費熱點會轉移,需要地方政府的呵護和培育。

  消費升級倒逼景區改善供給
  當“雪鄉宰客”事件的熱度漸漸減退,背后映射出的核心則是服務觀念和消費現狀的落差。
  旅游行業專家、中國未來研究會旅游分會副會長劉思敏表示,“雪鄉宰客”事件的出現,也從側面印證從業者希望“一夜暴富”、較為浮躁的心態。
  “很難再開發出一個九寨溝或者雪鄉。”劉思敏分析,想要改善類似雪鄉觀光旅游這類供需不平衡問題,由于受制于特定的區位優勢,更多需要通過市場調節。比如,當一些不成熟的業態暴露出問題,消費者的用戶體驗降低,從而會迫使從業者升級業態。
  楊彥峰也補充稱,隨著消費的升級,也將倒逼景區改善供給。如改善基礎設施,找尋替代景區,最本質是改變商家的從業心態,提升消費觀念,并且加強反饋機制。
  中國冰雪旅游推廣聯盟執行秘書長、中青旅聯科執行總經理葛磊在1月4日發文稱,隨著旅游逐漸成為生活方式,旅游目的地也在由消費升級倒逼進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旅游者和目的地之間的關系必然會經歷重構過程,無論對目的地還是旅游者,都要履行“負責任”的旅行,力求建立一種相互信任的關系,包括雪鄉在內,這是一個必由的發展方向。

雪鄉旅游癥結如何解決

  雪鄉旅游癥結到底在哪里?
  雪鄉旅游破局的關鍵在于:一方面,要實現雪鄉的業態和服務升級,增強游客滿意度;另一方面,要打造更多的“雪鄉”,推動整個黑龍江冰雪旅游的發展。
  新年伊始,一篇名為《雪鄉的雪再白也掩蓋不掉純黑的人心!》網帖火了,一時間對雪鄉的討伐鋪天蓋地。
  傳播學上有個說法叫“沉默的螺旋”,大意是說,如果大家都在表達一種相同的觀點,那可能被孤立的觀點就寧愿選擇沉默。對于雪鄉,大概現在正是“墻倒眾人推”的時候,表達憤怒和批評是一種潮流所向。這種集體的憤怒,在將雪鄉推向深淵。
  雪鄉有可能會被毀滅嗎?有。被誰毀滅?大多數人會說被雪鄉人自己。我想說,也有可能會被點燃、被引導、被激化的大眾的情緒。
  這種情緒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黑龍江知名的旅游達人冰城馨子老師告訴我:她寫過、贊美過那么多地方,從來都是別人為她點贊,當她寫了雪鄉,且說“雪鄉變得越來越好”時,被很多人在評論里給罵了。所以,我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也做好了被罵的準備。
  和大家討論幾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雪鄉有錯嗎?
  肯定有,且錯的不是一天兩天了。雪鄉的“黑心”、“宰客”、“坐地漲價”等新聞每年都見諸媒體和網絡。某種意義上,雪鄉是旅游界的“暴發戶”,近些年在攝影師、綜藝節目、網絡的助推下,迅速躥紅,但雪鄉旅游的服務卻沒有跟上知名度的暴漲,欺客宰客的事件頻發,讓雪鄉蒙上了“黑心炕”的罵名。
  第二個問題:是所有雪鄉的人都錯了嗎?
  在此次事件中,有個被隱去姓名的雪鄉工作人員,他對《雪鄉的雪再白也掩蓋不掉純黑的人心!》作者留言如下:
  “雪鄉經歷了十八年的發展,從默默無聞到全國聞名,我們林區的三代人付出了很多的艱辛才取得了今天的成就,我們承認2014年天然林全面停伐之后,林區人民一下子從第一產業過渡到第三產業,存在著一些問題,伐木到服務,我們一直在學習和進步。”
  “我們管理者、經營者、服務者并非一無是處,每天工作到凌晨,4個月的時間周而復始,過年不能陪在親人身邊,雪花沁透了執法隊員和景區民警的棉衣,他們依然堅守在街上,嚴格執法,熱情服務。我今年28歲,我的孩子9個月大,我不能陪在她身邊,我一個月工資2200,和我一樣的同齡人有好多奮斗在旅游一線,我們為了什么,就是為了家鄉更好,我以個人的名義,請求您,給我一次(道歉的)機會。”
  我只是想從中為大家解讀幾個信息:
  其一,雪鄉的主體經營者是“失業”的林區工人(也有林區工人把房子租給了外來者經營)。在全國性的停伐之后,這些遠處偏僻山林的、習慣了干體力活的“粗人”,猛然干起了服務業,拐彎有點大,但旅游對于雪鄉而言,絕對是個民生產業。
  其二,雪鄉在努力扭轉“黑心”的形象。網絡盡可以查到雪鄉近年的“嚴厲整頓”措施。我了解的,雪鄉用了一個最“笨”的方法——組建了幾十人的工作組,一個人包十家,嚴堵違規經營。雪鄉依然有害群之馬,但可以肯定的是,越來越少了。就事論事沒問題,但不應給所有的雪鄉人戴上一個永久的“黑心”的帽子。
  第三個問題:只是雪鄉錯了嗎?
  肯定不是。雪鄉的“黑”,是一種現象,甚至是一種規律。這種黑在云南的麗江、在海南的三亞,都不鮮見。
  這里要稍微掉下書袋。中國的旅游,之前長期處在觀光游階段。尤其在旅游熱點地區,游客蜂擁而來,游客與目的地的關系是“一期一會”——游客和目的地都潛意識里認為彼此的相遇只有一次,沒有足夠的時間建立信任。
  于是,目的地對游客實施了多發的、整體性的欺騙式消費,而游客也往往對目的地缺乏足夠的了解和尊重。游客和目的地之間,逐漸形成了一種相互戒備的“博弈”關系,目的地的商家各種耍心機,游客各種躲陷阱,旅游的過程相當不輕松。
  隨著旅游逐漸成為人們的一種生活方式,旅游目的地也在由消費升級倒逼進行供給側改革,旅游者和目的地之間的關系必然會經歷一個重構的過程。無論對目的地還是旅游者,都要履行“負責任”的旅行,力求建立一種相互信任的關系。包括雪鄉在內,這是一個必由的發展方向。
  第四個問題:雪鄉該如何糾錯?
  不少人說,哪兒不能看雪啊,非要到雪鄉去!在這里,作為一個資深旅游者,我可負責任地說:中國,乃至世界,只有一個雪鄉。
  雪鄉的雪有極為獨特的審美意義,不只是大——阿勒泰的雪和俄羅斯的雪比雪鄉不知道大到哪里去——而是一種驚人的美,由于自然的造化,雪鄉的雪黏稠度極高,能夠隨物賦形,形成奇異的雪蘑菇、雪桌子、雪豆腐……所以,雪鄉的未來不愁沒有游客,因為它是稀缺的、具有唯一性的資源。
  關鍵在于,雪鄉的未來選擇一種什么樣的發展模式。國內最成功的度假區,烏鎮和古北水鎮算兩個范例,而這兩個項目最核心的成功經驗,就是公司化的統一建設、管理和經營。這種模式適合雪鄉嗎?適合,但很難。因為烏鎮和古北水鎮在進行開發之前,已經由政府出面解決了產權問題,為后續的整體商業開發奠定了基礎。
  雪鄉的房屋產權在百姓手中,周邊林業產權歸屬于森工總局,且雪鄉的開發不僅受到產權的制約,還受到林業?;しü嫻鬧圃?。所以,沒有一個政府主導的大的體制破局,沒有一個有魄力的商業開發主體,都難以走通這條路。
  對整個黑龍江而言,雪鄉的游客接待是有天花板的,破局的關鍵在于:一方面,要實現雪鄉的業態和服務升級,增強游客滿意度,讓游客心甘情愿多花錢。
  另一方面,要打造更多的“雪鄉”,更多冰雪旅游的新秀目的地,比如漠河的北極村、齊齊哈爾的雪地丹頂鶴,伊春的冰雪森林……這些還都鮮為人知,多推推這些地方會給黑龍江的冰雪旅游帶來更廣闊的發展空間。
  我可以選擇沉默,沒有任何人授權我或請托我代表黑龍江說點什么,但我忍不住想說——我說的一切,都只是為了雪鄉能變得更好,黑龍江的旅游能變得更好。請大家隨意拍磚。
  ◎葛磊(中國冰雪旅游推廣聯盟執行秘書長)

雪鄉旅游

  海森文旅科技集團2002年成立,從事度假旅游項目的策劃規劃、設計建造、經營管理和旅游設施設備的研發生產,是目前全國唯一專注于度假旅游項目建設全產業鏈服務的旅游科技企業集團。旗下企業有廣州海森我叫mt460本設計有限公司(國家甲級我叫mt460本設計資質)、廣州海森度假溫泉設計建造有限公司、廣州海山游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中國水上樂園設備龍頭企業)、廣州海森度假區管理顧問有限公司,共同構成了度假旅游項目策劃規劃→設計建造→經營管理全程服務鏈條,服務了以恒大地產集團、北京首旅集團、橫店集團、中鐵集團、港中旅集團、宋城集團為代表的國內一大批頂尖的旅游投資企業,打造了以恒大?;ǖ?、青島海泉灣度假城、香江健康山谷為代表的國內一大批頂尖的度假旅游精品項目。找旅游規劃策劃公司、旅游規劃咨詢機構、著名我叫mt460本、旅游規劃設計有限公司、旅游策劃規劃公司,請考察海森文旅科技集團,網址:我叫mt460本 www.fjbau.icu

我叫mt460本 www.fjbau.icu 上一篇:2018旅游市場“開門紅” 全域旅游助力“旅游+”新業態落地

下一篇:旅游投資|旅游熱浪潮下的冷思考,政府主體該如何抓旅游項目


?
“雪鄉宰客”發酵:冰雪旅游“風口”滑坡 雪鄉旅游癥結如何解決
  “雪鄉宰客”發酵:冰雪旅游“風口”滑坡  供需失衡
  近日不斷發酵的“雪鄉宰客”事件,使得熱度不斷攀升的冰雪旅游備受關注。
  人民網輿情監測室發布的《中國冰雪旅游競爭力大數據報告》提到,當前我國冰雪旅游迎來歷史性發展機遇。2022年冬奧會申辦成功,引爆中國“冰雪”經濟發展商機。
  不過,產業“風口”之下,冰雪旅游卻出現消費爭議遭遇滑坡,這背后的原因何在?中國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楊彥峰分析稱,“雪鄉”屬于典型的觀光旅游,部分商家存在“沒有回頭客”、“宰一刀就走”的心態。只有從本質跟上消費升級的步伐,倒逼景區改善供給,從商家心態、供給設施、替代景區、反饋機制等方面入手,才能從整體破除供需不平衡的“天花板”。

雪鄉宰客事件不斷發酵

  冰雪旅游風口迎爭議
  黑龍江省大海林林業局雙峰林場素有“中國雪鄉”之稱。然而,2017年12月29日,一篇《雪鄉的雪再白也掩蓋不掉純黑的人心!別再去雪鄉了!》的文章卻曝出雪鄉酒店宰客的現象。
  文章還截取了其他游客在馬蜂窩、攜程等網站上對該農家院及雪鄉旅游遭遇的圖片,提到店家態度惡劣;消費過高,一桶泡面60塊錢、一盤炒肉288元等問題。
  據人民網-黑龍江頻道報道,該景區主管部門黑龍江大海林重點國有林管理局旅游局于1月4日公布:已對涉事旅館業主處以59360元的經濟處罰,責令停業整頓。同時將其列入不誠信家庭旅館“黑名單”。
  一石激起千層浪。隨著該事件的發酵,也引發人們對冰雪旅游經濟的種種熱議。
  事實上,該事件持續攀升的熱度和行業的發展密不可分。中國旅游研究院最新研究成果顯示,2016~2017年冰雪季,我國冰雪旅游市場規模達到1.7億人次,冰雪旅游收入約合2700億元。
  此外,途牛旅游網預訂數據顯示,冰雪觀光成為冰雪旅游的主要類型,冰雪觀光人數占我國國內冰雪旅游總人數的72.4%。
  對于東北地區而言,由于具備自然區位優勢,也分羹較大市場。中國旅游研究院和途牛旅游網聯合發布《中國冰雪旅游消費大數據報告(2018)》顯示,冰雪旅游已占據東北地區眾多城市全年旅游市場的一半份額。

  維護不好 消費熱點會轉移
  即便前景如此廣闊,但冰雪旅游經濟中存在的問題也不少。
  1月4日,記者以方圓2公里為標尺在螞蜂窩搜索雪鄉附近住宿。其中位于主要景區二浪河風景區的共有66家,位于雙峰林場的共有48家,位于雪韻大街的共有48家,位于雪鄉影視城的共有48家。
  不過,看似數目較多,但雪鄉附近的酒店和旅館還是存在價格參差不齊、高價旅社較多的局面。
  以中國雪鄉官網推薦的一家家庭旅店為例,其1月4日的房價最低為576元,最高為1570元。五種房型只剩房價為780元的雙人標間可預定。春節期間,最高房價達3100元。
  楊彥峰稱,“雪鄉”屬于典型的觀光游,在旅游旺季游客蜂擁而來,商家也想借此機會“投機”,游客和目的地之間逐漸形成“博弈”關系,部分商家存在“沒有回頭客”、“宰一刀就走”的心態。
  大海林重點國有林管理局官網此前發文稱,對于黑龍江而言,雪鄉的游客接待是有天花板的:一方面要實現雪鄉的業態升級;另一方面要打造更多“雪鄉”。
  楊彥峰也提到,冰雪旅游也有獨特的地區IP特征,維護不好消費熱點會轉移,需要地方政府的呵護和培育。

  消費升級倒逼景區改善供給
  當“雪鄉宰客”事件的熱度漸漸減退,背后映射出的核心則是服務觀念和消費現狀的落差。
  旅游行業專家、中國未來研究會旅游分會副會長劉思敏表示,“雪鄉宰客”事件的出現,也從側面印證從業者希望“一夜暴富”、較為浮躁的心態。
  “很難再開發出一個九寨溝或者雪鄉。”劉思敏分析,想要改善類似雪鄉觀光旅游這類供需不平衡問題,由于受制于特定的區位優勢,更多需要通過市場調節。比如,當一些不成熟的業態暴露出問題,消費者的用戶體驗降低,從而會迫使從業者升級業態。
  楊彥峰也補充稱,隨著消費的升級,也將倒逼景區改善供給。如改善基礎設施,找尋替代景區,最本質是改變商家的從業心態,提升消費觀念,并且加強反饋機制。
  中國冰雪旅游推廣聯盟執行秘書長、中青旅聯科執行總經理葛磊在1月4日發文稱,隨著旅游逐漸成為生活方式,旅游目的地也在由消費升級倒逼進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旅游者和目的地之間的關系必然會經歷重構過程,無論對目的地還是旅游者,都要履行“負責任”的旅行,力求建立一種相互信任的關系,包括雪鄉在內,這是一個必由的發展方向。

雪鄉旅游癥結如何解決

  雪鄉旅游癥結到底在哪里?
  雪鄉旅游破局的關鍵在于:一方面,要實現雪鄉的業態和服務升級,增強游客滿意度;另一方面,要打造更多的“雪鄉”,推動整個黑龍江冰雪旅游的發展。
  新年伊始,一篇名為《雪鄉的雪再白也掩蓋不掉純黑的人心!》網帖火了,一時間對雪鄉的討伐鋪天蓋地。
  傳播學上有個說法叫“沉默的螺旋”,大意是說,如果大家都在表達一種相同的觀點,那可能被孤立的觀點就寧愿選擇沉默。對于雪鄉,大概現在正是“墻倒眾人推”的時候,表達憤怒和批評是一種潮流所向。這種集體的憤怒,在將雪鄉推向深淵。
  雪鄉有可能會被毀滅嗎?有。被誰毀滅?大多數人會說被雪鄉人自己。我想說,也有可能會被點燃、被引導、被激化的大眾的情緒。
  這種情緒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黑龍江知名的旅游達人冰城馨子老師告訴我:她寫過、贊美過那么多地方,從來都是別人為她點贊,當她寫了雪鄉,且說“雪鄉變得越來越好”時,被很多人在評論里給罵了。所以,我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也做好了被罵的準備。
  和大家討論幾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雪鄉有錯嗎?
  肯定有,且錯的不是一天兩天了。雪鄉的“黑心”、“宰客”、“坐地漲價”等新聞每年都見諸媒體和網絡。某種意義上,雪鄉是旅游界的“暴發戶”,近些年在攝影師、綜藝節目、網絡的助推下,迅速躥紅,但雪鄉旅游的服務卻沒有跟上知名度的暴漲,欺客宰客的事件頻發,讓雪鄉蒙上了“黑心炕”的罵名。
  第二個問題:是所有雪鄉的人都錯了嗎?
  在此次事件中,有個被隱去姓名的雪鄉工作人員,他對《雪鄉的雪再白也掩蓋不掉純黑的人心!》作者留言如下:
  “雪鄉經歷了十八年的發展,從默默無聞到全國聞名,我們林區的三代人付出了很多的艱辛才取得了今天的成就,我們承認2014年天然林全面停伐之后,林區人民一下子從第一產業過渡到第三產業,存在著一些問題,伐木到服務,我們一直在學習和進步。”
  “我們管理者、經營者、服務者并非一無是處,每天工作到凌晨,4個月的時間周而復始,過年不能陪在親人身邊,雪花沁透了執法隊員和景區民警的棉衣,他們依然堅守在街上,嚴格執法,熱情服務。我今年28歲,我的孩子9個月大,我不能陪在她身邊,我一個月工資2200,和我一樣的同齡人有好多奮斗在旅游一線,我們為了什么,就是為了家鄉更好,我以個人的名義,請求您,給我一次(道歉的)機會。”
  我只是想從中為大家解讀幾個信息:
  其一,雪鄉的主體經營者是“失業”的林區工人(也有林區工人把房子租給了外來者經營)。在全國性的停伐之后,這些遠處偏僻山林的、習慣了干體力活的“粗人”,猛然干起了服務業,拐彎有點大,但旅游對于雪鄉而言,絕對是個民生產業。
  其二,雪鄉在努力扭轉“黑心”的形象。網絡盡可以查到雪鄉近年的“嚴厲整頓”措施。我了解的,雪鄉用了一個最“笨”的方法——組建了幾十人的工作組,一個人包十家,嚴堵違規經營。雪鄉依然有害群之馬,但可以肯定的是,越來越少了。就事論事沒問題,但不應給所有的雪鄉人戴上一個永久的“黑心”的帽子。
  第三個問題:只是雪鄉錯了嗎?
  肯定不是。雪鄉的“黑”,是一種現象,甚至是一種規律。這種黑在云南的麗江、在海南的三亞,都不鮮見。
  這里要稍微掉下書袋。中國的旅游,之前長期處在觀光游階段。尤其在旅游熱點地區,游客蜂擁而來,游客與目的地的關系是“一期一會”——游客和目的地都潛意識里認為彼此的相遇只有一次,沒有足夠的時間建立信任。
  于是,目的地對游客實施了多發的、整體性的欺騙式消費,而游客也往往對目的地缺乏足夠的了解和尊重。游客和目的地之間,逐漸形成了一種相互戒備的“博弈”關系,目的地的商家各種耍心機,游客各種躲陷阱,旅游的過程相當不輕松。
  隨著旅游逐漸成為人們的一種生活方式,旅游目的地也在由消費升級倒逼進行供給側改革,旅游者和目的地之間的關系必然會經歷一個重構的過程。無論對目的地還是旅游者,都要履行“負責任”的旅行,力求建立一種相互信任的關系。包括雪鄉在內,這是一個必由的發展方向。
  第四個問題:雪鄉該如何糾錯?
  不少人說,哪兒不能看雪啊,非要到雪鄉去!在這里,作為一個資深旅游者,我可負責任地說:中國,乃至世界,只有一個雪鄉。
  雪鄉的雪有極為獨特的審美意義,不只是大——阿勒泰的雪和俄羅斯的雪比雪鄉不知道大到哪里去——而是一種驚人的美,由于自然的造化,雪鄉的雪黏稠度極高,能夠隨物賦形,形成奇異的雪蘑菇、雪桌子、雪豆腐……所以,雪鄉的未來不愁沒有游客,因為它是稀缺的、具有唯一性的資源。
  關鍵在于,雪鄉的未來選擇一種什么樣的發展模式。國內最成功的度假區,烏鎮和古北水鎮算兩個范例,而這兩個項目最核心的成功經驗,就是公司化的統一建設、管理和經營。這種模式適合雪鄉嗎?適合,但很難。因為烏鎮和古北水鎮在進行開發之前,已經由政府出面解決了產權問題,為后續的整體商業開發奠定了基礎。
  雪鄉的房屋產權在百姓手中,周邊林業產權歸屬于森工總局,且雪鄉的開發不僅受到產權的制約,還受到林業?;しü嫻鬧圃?。所以,沒有一個政府主導的大的體制破局,沒有一個有魄力的商業開發主體,都難以走通這條路。
  對整個黑龍江而言,雪鄉的游客接待是有天花板的,破局的關鍵在于:一方面,要實現雪鄉的業態和服務升級,增強游客滿意度,讓游客心甘情愿多花錢。
  另一方面,要打造更多的“雪鄉”,更多冰雪旅游的新秀目的地,比如漠河的北極村、齊齊哈爾的雪地丹頂鶴,伊春的冰雪森林……這些還都鮮為人知,多推推這些地方會給黑龍江的冰雪旅游帶來更廣闊的發展空間。
  我可以選擇沉默,沒有任何人授權我或請托我代表黑龍江說點什么,但我忍不住想說——我說的一切,都只是為了雪鄉能變得更好,黑龍江的旅游能變得更好。請大家隨意拍磚。
  ◎葛磊(中國冰雪旅游推廣聯盟執行秘書長)

雪鄉旅游

  海森文旅科技集團2002年成立,從事度假旅游項目的策劃規劃、設計建造、經營管理和旅游設施設備的研發生產,是目前全國唯一專注于度假旅游項目建設全產業鏈服務的旅游科技企業集團。旗下企業有廣州海森我叫mt460本設計有限公司(國家甲級我叫mt460本設計資質)、廣州海森度假溫泉設計建造有限公司、廣州海山游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中國水上樂園設備龍頭企業)、廣州海森度假區管理顧問有限公司,共同構成了度假旅游項目策劃規劃→設計建造→經營管理全程服務鏈條,服務了以恒大地產集團、北京首旅集團、橫店集團、中鐵集團、港中旅集團、宋城集團為代表的國內一大批頂尖的旅游投資企業,打造了以恒大?;ǖ?、青島海泉灣度假城、香江健康山谷為代表的國內一大批頂尖的度假旅游精品項目。找旅游規劃策劃公司、旅游規劃咨詢機構、著名我叫mt460本、旅游規劃設計有限公司、旅游策劃規劃公司,請考察海森文旅科技集團,網址:我叫mt460本 www.fjbau.icu
  • 上一篇:我叫mt460本
  • 下一篇:旅游投資|旅游熱浪潮下的冷思考,政府主體該如何抓旅游項目